「舆情局」河南多地执法车不挂牌满街跑 媒体:

发布时间:2019-07-24     浏览量:

昨日,安阳市淮阳县境干道上,一辆辆未悬挂机动车辆车牌的执法车呼啸而过。而在诸如县台北捷运公司、县城管局、县城建局、县环保署等局机关庭院里停靠的行政执法车辆,大多也未挂牌。有几辆停靠在路旁的车上,也未悬挂车牌。

  

  据了解,执法车辆未悬挂车牌下车的状况,在安阳市一些大多并不少见。去年5月6日,在沈丘县的电视台播出的题为“多部门联合执法强拆违建”的新闻报道屏幕中,公安部门、建城、民警等执法部门的到场执法车辆,均未悬挂车牌。

  

  7月14日,在周口市、 舆情局商水县、禹州市等地,一天以内发现涉及公安部门、环境保护、建城、交通运输、民警等部门未挂牌执法车共12辆。

  

  “没怎么见他们(执法车辆)挂车牌,我们都见惯了,慨叹。”商水县香港市民王先生说。

  

  “的单位经费不够用,有几辆车没挂牌,这也长时间,哪家的单位都有这样的状况。绝大多数车还是有车牌的,只是行车证注销还没来得及去审。”在沈丘县环保署,该局的办公室副主任毛帅告诉名记者。

  

  质疑,既然办公地经费不够用,拿什么购置车辆?既然有经费购置车辆,那么上发牌的开销为何没在增购经费中?毛帅未给出答复。

  

  根据中华民族车辆管理明确规定,车辆必需挂牌下车。上海律通辩护律师事务所律师刘鹏辉在接受名记者采访时表示,车牌号既是执法步骤中的一项公开发表数据,也是执法程序中的一项标识,不悬挂车牌属程序中违法行为。

< 舆情局p>  

  随后来到周口市检察院,欲反映走访状况和讨论此类现像的处置程序中。在南阳检察院组织部讲明来意后,一名准备看连续剧的人员反复查验了名记者护照,并向市委书记组织部核查过名记者身分后告知,由于检察院组织部刚成立,她并不确切各处室职责划分,因此不知应该往哪里对接。

  

  旋即来到周口市行政机关外交事务总局车辆管理科询问相关状况。“我们的职责只是外事车辆的各项审批,对于执法车辆的使用管控并不归我们 舆情局门诊。”科科长李光华十分笃定地告诉名记者。

  

  周口市公安宣传科科科长刘伟表示,不管到底行政执法车辆,只要是机动车都应遵守交通法规,惩罚理应接受处理。面对一天就发现如此多未悬挂发牌的执法车辆、民警为何未作出处理时,刘伟说这需要紧密联系交警支队相关主管,并表示希望名记者留下未悬挂车牌的车上相片外部查处,其余行政执法车辆责任人和因素将第一时间向名记者反馈。

  

  10月8日,再度返回南阳,在周口市、商水县、沈丘县、禹州市等地,看到无牌执法车辆依然故我,状况未有任何改观。

  

  “从公法原理上讲,行政执法部门应带头廉洁,不悬挂车牌从行政事务程序中上讲是行不通的,没有这方面预算这个为由过于牵强。”南开大学商学院系主任庄汉回应感受非常不解,他认为行政执法部门乃至司法开违法行为车辆执法,是对手里执法职权的一种亵渎。

  

  南方周末:执法车“裸奔”闯进立法皮球

  

  执法车不挂牌,违反《交通管理安全法》,根子还是一些大多政府部门的权力精神作祟。

  

  据《法制日报》报道,在安阳市淮阳县境干道上,一辆辆未悬挂机动车辆车牌的执法车呼啸而过。县台北捷运公司、城管局、城建局、环保署等局机关庭院里停靠的行政执法车辆,大多未挂牌。有几辆停靠在路旁的车上,也未悬挂车牌。

  

  毫无疑问,执法车是一种类似的车辆,与一般的的士不尽相同,但这仅是行政事务用作上的“ 舆情局类似”而已,并不能掩盖执法车的“机动车辆特性”。理论上,即便是执法车,当其下车行驶时,也必需遵守《交通管理安全法》的明确规定,“应当悬挂机动车辆车牌”,“并保持明晰、原始,不得蓄意遮挡、毁损”。

  

  既然立法有要求,为何执法车辆还是不上牌呢?从一些部门的回应看,为由大体有“的单位经费不够用”,或是“程序中繁复”,等等。可难题是,既然经费不够用,为啥还能买得起执法车呢?怎么会区区几百块的挂牌费,竟也“囊中羞涩”?

  

  再看当地群众的表述,“没怎么见他们(执法车辆)挂车牌,我们都见惯了,慨叹”,数月前的新闻报道屏幕中,“公安部门、建城、民警等执法部门的到场执法车辆,均未悬挂车牌”,区区一个“经费”和“程序中”难题,或许成了归属的“超级问题”了。而从当地有关部门的广泛做法看,也有“将就”再继续的架势,面对查问,一些未挂牌执法车就玩起了时会“失踪”。

  

  违法行为就是违法行为,再动人的借机,再尤其的身分,也改变不了“不有权”的现实生活。难免不论作为行政执法者,理应具有较高的立法素质,深明“正人先王景”的明白,带头遵纪守法,就算是一般来说国民,也都知晓《交通管理安全法》的明确规定。在光天化日的广场上,大家也没见几辆的士敢不挂牌,就四处乱窜。为什么执法车就敢不挂牌?如果深挖这种现像的“根子”,根子还是一些大多政府部门的权力精神作祟。

  

  采访中的一个内容,颇能说明执法车的“法外动能”。面对执法车未悬挂机动车辆车牌现像,一个当地民警感叹说,“纠正过多次”,“给他查扣了,他们还会倒打一耙,说负面影响他们管理工作了”。试想,如果是一般来说群众,民警执法还能屡次“纠正”不出去吗?自己违法行为被“查扣”推卸责任在先,换了平头百姓,估计是不会有什么暴躁的。

  

  法制社会上,不会忽视行政事务“权力”行为。乃是“要将职权关进体制的脑袋”,在广场上“裸奔”、 舆情局与法制逆行的执法车,也该“进笼”了。

相关新闻推荐

关注官方微信